从电信诈骗到传销,雷霆打击不能总以生命为代价

[日期:2017-8-6 ]    来源:

一位大学生被诱入传销组织命丧天津静海,又一次引发全社会的强烈愤怒和深沉思考。为什么传销屡禁不绝?是不是非得付出生命的代价后,才能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和雷霆手段?

对非法传销活动,广大群众对此深恶痛绝,我国法律早有明确界定,公安机关也一直在持续打击中。但像割韭菜一样,割掉一茬过阵子又死灰复燃、卷土重来,它的这种打不死、烧不完、灭不掉如蟑螂般的旺盛生命力背后,是巨大的利益机制在起作用。

这次舆论风波,让有关部门彻底怒了。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立誓,决战20天,彻底清除全市非法传销活动,“打不净,不罢手、不收兵”,决心不容置疑。在方法上,“专群结合,综合治理,打人民战争”,采取分片包干,进行地毯式地摸排清理,绝不留死角,等等。雷霆之下,效果立现,天津静海“凌晨行动”出动两千人打击传销,发现窝点301处,清理传销人员63名。对此果决手段,必须点赞。

不过,问题不在打不打击,而在打击之后怎么办。运动式打击往往声势大、见效快,但如果不是从根子上打击非法传销的渊薮,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。天津奋力扫荡,不排除这些传销者嗅觉灵敏、望风而逃,择地再出江湖。

这里有一个经验可以借鉴,那就是中央政府正在推进的“河长制”。以往河道治理因为没有一个严厉而可执行的问责机制,往往互相推诿,最终法不责众而不了了之。河长制就是分片包干,各自负责,谁出现问题当地的最高首长负责,不留责任死角。打击非法传销也要有一个类似“河长制”的责任归属问题。哪个地方执法不力,打击不力,就严厉问责,这样可以避免出现执法不力的“真空区”而成为引流传销的重灾区,只有形成合围,才能让传销者无处容身。

此外,还要协调好责任归属,避免九龙治水、出工不出力的扯皮现象。人民日报曾以《小心,MMM金融互助社区有风险》为名,报道了举报传销的艰难历程。记者调查、举报后,各部门互相推诿,公安经侦大队、工商稽查大队、派出所、市长热线,各自强调自身的理由,“不逾距不越位”,都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对之。这样的态度,怎么能够形成对非法传销的高压打击?

之所以能够“踢皮球”,就是因为存在制度漏洞。根据《禁止传销条例》,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处传销行为,对涉嫌犯罪的,应当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;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传销案件,对经侦查不构成犯罪的,应当依法移交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查处。而在实际操作中,由于在调查初期无法确定网络传销的规模和影响,以及调查难度大、消耗资源多,所以双方均不愿意介入调查。这就需要完善有关法律和制度,将打击非法传销,上升到打击邪教的高度,提高打击力度,从立法、执法到问责,多方面、全方位发力,才能收到成效。

电信诈骗,以往是老大难问题,因为山东女孩徐玉玉一案,引发众怒,公安机关很快就侦破此案,全国展开的打击电信诈骗的专项行动多有斩获。希望天津的这次战役,成为打击非法传销的冲锋号,全社会合力围歼,善作善成,还社会一片清朗空间。